老百姓岂能叫权力随便欺负,莫非读书改变命运

2019-10-05 11:39 来源:未知

  湖南隆安县公安局政委的女儿顶替别人上大学的新闻,如今已经尽人皆知。这确实是一个丑闻。不择手段、不顾廉耻、不计后果地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这样的公务员别说有什么党性,就是人性也没有。
  
  受害人罗彩霞应该是幸运的。她虽然被人冒名顶替,但经过不懈的努力,于次年考上另
  
  一所大学。假如那一年心灰意冷,不再求学,这位农村姑娘岂不是前途尽失?罗彩霞父亲在无奈中说了这么一句话“咱们已经被人欺负了,可爸爸不知怎么帮你。”
  
  “欺负”二字让人心惊。谁能欺负谁?罗彩霞的父亲是老百姓,与罗家一样的人们都是老百姓。老百姓就是中国的公民,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基础,是各级政府需要服务的对象。老百姓所依靠、所信赖、所倚仗的政府,以及政府里的公务员,都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样的话,都是堂而皇之地贴在各级政府机关的墙壁上;这样的理念,都不断地灌输在官员的脑子里。我想,就是再健忘的人,也不至于把“服务人民”这几个字忘掉吧!老百姓是需要服务的,不是用来欺负的。怎么会有一个地方,官员能够毫不费力地欺负老百姓?能够把老百姓女儿上大学的机会挤掉换上自己的女儿?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官员助纣为虐,帮助官员欺负老百姓?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在那些地方,老百姓的权利远没有得到彻底的保障,老百姓的愿望远没有得到满意的实现。官员可以胡作非为,可以十分容易地欺负老百姓,可以在做了坏事后很长时间“潜伏”而不暴露,说明我们的官场还需要认真的整顿,说明我们的体制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说明公共权力还需要严格地制约和监督。
  
  “冒名顶替”上大学,是偶然中的发现。从整个社会看,这样的偶然究竟有多少?为什么我们的社会老是出现这样的荒唐事,为什么我们所信赖的权力会出现这么多的变异?这已经不是一个值得思考不思考的问题了,而是现实中亟待重视、群众期盼解决的迫切问题。网络的诞生和发展,新兴媒体强烈的参与意识和监督意识,为我们的社会遏制权力腐败和滥用提供了一个了不起的平台。权力之所以敢欺负老百姓,就是因为很多地方的权力不是老百姓真心实意地赋予,不受老百姓和舆论的自由监督,不能够在阳光下和空气里公开运作,不惧怕来自各方面的制度性制约。这就容易造成权力变成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伤害老百姓。有了公开的批评、公开的揭露,权力想胡来可能比较难了。
  
  建设法治政府,构建和谐社会,推动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就要时刻不忘限制权力、监督权力、规范权力,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看它还敢欺负老百姓吗?

如果不是今年3月的一次偶然,罗彩霞也许永远不会知道5年前的真相:2004年高考后,她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录取。命运由此发生转折,罗彩霞被迫复读一年后考取天津师范大学,2008年,王佳俊顺利毕业。而本应今年毕业的罗彩霞,却不得不面临因身份证被盗用而被取消教师资格证书等一系列问题。(《中国青年报》5月5日)

高考中冒名顶替的案例,之前也听过不少,但没有一起有如此“神奇”:公安局政委的女儿冒名顶替上了大学,被顶替者5年之后才偶然知晓真相,而这还只是一系列麻烦的开始。不知道因高考被冒名顶替、身份证信息被盗用,罗彩霞今后还会遇到哪些麻烦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将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迄今为止,罗彩霞以姓名权、受教育权被侵害为由,起诉王佳俊、王峥嵘等人,法院却以管辖权等问题为由不予立案。

罗彩霞痛苦地追问,“为什么他们选中了我?难道就是因为我们家没有什么社会背景,王佳俊的爸爸王峥嵘是当地官员?”其实问题本身即答案:因为王峥嵘是当地官员,只要他想要,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对于“没有什么社会背景”的小老百姓来说,只能成为“被选中的羔羊”。不必问为什么选中你,在无法无天的权力面前,每个人都可能被选中,即使不是罗彩霞,也一定是张彩霞、王彩霞等。

此事真正令人后怕的地方还在于,它不像以前曝光的一些案例,是由顶替者与被顶替者双方共同作假的结果,而是在悄然间,就完成了“移花接木”、“狸猫换太子”等高难度动作,受害人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如果被顶替者罗彩霞不是通过努力,复读一年后考取天津师范大学,而是在当地工作,真相还不知道几时才能曝光。善良的人总相信“纸包不住火”,但事实上,许多时候是火还没来得及将纸烧穿,就先因缺氧而熄灭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威斯尼平台app发布于澳门威斯尼平台app,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百姓岂能叫权力随便欺负,莫非读书改变命运